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> 栏目导航
热门排行
您的位置:主页 > 智商 > 智商

林业老工人抚今追昔 --伊春新闻网


发布日期:2021-12-21 02:0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乌马河林业局育苗经营所的会议室里,10余位林业老工人围坐在会议桌前,回忆过去,评说现在,用他们切实的经历畅谈改革开放30年来发生的变化。

  在唱响“号子”的同时,很多老人的眼睛湿润了。

  林城晚报提供 记者郭盛起/文

  妻子已经做好了早饭,土豆汤。连喝了3大碗,肚子溜圆,感觉饱了。妻子拿过两个焦黄的大饼子放进丈夫棉袄的里兜,老徐戴上狗皮帽子,出了家门。

  话题在渐渐地转移,老工人们已经从回忆中走了出来,他们又谈起了现在的生活。

  山场干活的工人挣的都是记件工资,因为他们从事重体力劳动,并且作业时间长,因此他们的工资也比山下的人高出很多,而且在粮食方面也相应地有一些照顾。

  30年前的日日夜夜又一次出现在眼前,采伐、抚育、制材,热火朝天的山场里。

  天还没亮,徐继奎从火炕上下来,摸黑拿过棉袄、棉裤穿在身上,肉皮子一贴上冰凉的裤面浑身一激灵,困意全无。熟练地扎好绑腿,用力勒一勒裤腰带,借着厨房灶坑里微弱的光,看看熟睡中的孩子,老徐蹑手蹑脚地走进厨房。

  晚上收工,一天的劳动算是结束,从山场步行到家后,乳房不对称患癌风险高 该如何是好_39健康网_女性,躺在热乎的火炕上,才感觉到疲惫。一天当中,晚饭最为丰盛,还有酒喝,但没有几个舍得喝的,当时一公斤白面才0.37元,而一公斤烧酒就要2元钱。无论多大酒量,一顿最多也就喝2两,主要是为了解解乏。

  到了山场,天依然黑着,一个工组12个人笼起一个火堆,围在一起继续休息,等到天亮,他们就要开始干活了。

  早晨休息时的火堆还在,添几把柴火,围着吃饭。从他们带的午饭,就可以看到家庭条件的差异,上有老、下有小的,10天只有1天能带大饼子,环保局——重点解决环境民生问题-环保局-鸡西新闻网,另外都是用土豆添补。孩子少的,用大饼子添补白面馒头,家庭实在困难的,几乎天天都是烤土豆。并且,干什么活带什么饭,今天主伐,则带好粮,负责打枝,只带土豆,因为打枝需要付出的体力最少。

  一棵树倒下后,打枝的赶快过来制材,负责采伐的再去锯另外一棵。在没有油锯作业的情况下,林业工人何其艰辛。

  冬季木材生产时,他们每个月的工资都能达到100元左右,完全可以供给一个6口之家一个月的正常支出。因此,当时也有了“一人上山,全家不饿”的说法。

  老徐也对生活的变化发表了一下自己的意见。老徐说:“现在木材生产的量下降了,但是我们的工资却涨了,从过去的100元涨到了现在的700多元,而且作业也远远没有过去累了,这是我感觉到最真切的变化。”

  “弯腰扛,那个,呼嗨,向前走,那个,呼嗨……”一段粗犷的号子声将人们带回了30年前的木材生产现场。

  55岁的吴新玉在当年是负责运输的,但不是拖拉机手,而是用马拉套子。一匹马拉一个爬犁,1次最多拽两根木头,并且径积还不能太大,如果拽60红松,只能拽1根。采伐点如果在高山脚,向山下运材,一天最多才能拉两趟,鞭子甩的“啪、啪”响,遇到磕拌的路,把牲口累得鼻子直冒白气,但是就这样,一个人一冬还能运个千把百立方米。

林业老工人抚今追昔
http://yichun.dbw.cn   2008-12-24 09:56:28

  老徐的讲述让大家的情绪热烈起来,老工人纷纷发言,由于当年从事的工种不同,大家的发言都非常有代表性。

  孟庆彬说:“听了这些老工人精彩的发言,我也想谈下自己的看法,过去,育苗所以采伐为主,职工干半年歇半年,经济收入非常低,现在他们搞起了自营经济,每家都有干不完的活,日子过得也是一天比一天好。而且我们逐年加大营林任务,使森林得到了明显的恢复,覆盖率也比过去提高了,我看到的变化就是,采伐量减了,人们却富了,场里的活少了,人们却更忙了。”

来源: 林城晚报     作者:     编辑: 任桂莲

  在黎明前最黑的那段时间里,很多工人都像徐继奎一样走向山场。

  座谈会结束后,所长孟庆彬拿的一份资源调查表吸引了记者。今年育苗所造林面积400亩,抚育林地1800亩,森林覆盖率达到81%,比1978年高出5.4个百分点。

  东北网伊春12月24日电

  今年69岁的谷守成在木材生产一线干了几十个年头,现在退休在家,一个月退休工资1000多元,前不久,刚刚买了一台液晶电视。老人说:“现在好了,采伐用油锯,运输用汽车,林业工人再也不像过去那样苦了,而且工资也上去了,我现在天天在家待着,一个月1000多,夏天跟老伴再卖点菜,工资钱基本上都剩下了。”

  中午,工人们的棉袄都被汗水浸透了。

  冰天雪地、阴风怒号,雪花打在脸上都隐隐作痛。

  一根直径60厘米的大红松,一个人一把弯把锯,一刻不停也得锯上40分钟。但就是这样纯手工的采伐作业,一个12人的工组,一个月也能生产1000多立方米的木材。

  过去一个个精壮的小伙子如今都变成了年近花甲的老人,但呼喊了半辈子的“号子”依然如此豪放。

  组长分配完任务,工人们开始忙了。弯把锯、开山斧,采伐的采伐,打枝的打枝,归楞的归楞,整个山场都笼罩在锯木头和工人的号子声中。